网站地图

三亿体育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旧专题专栏 > 网上展厅 > 珍贵档案征集 >
珍贵档案征集

李杜店战斗

作者:何慧冰     :2021-07-26     浏览:


  太湖李杜店是通往山区的要道,距城20华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为兵家必争之地。1948年刘邓大军一部曾在此激战,其惨烈一幕永志历史,启迪后人。

  转战外线

  1947年8月底,刘邓大军到达大别山,胜利实现了千里挺进战略,这使国民党统治集团十分惊慌,特别是解放县城23座、建立了17个县级民主政权等行动和张家店、高山铺战役大捷,更使蒋介石坐卧不安。

  11月下旬,蒋介石在南京召开湘、鄂、皖、豫、赣、苏6省“绥靖”会议,并于25日成立“国防部九江指挥部”,由国防部长白崇禧兼任主任,坐镇九江,统一掌管豫、皖、赣、湘、鄂5省军政大权,企图以所谓“总力战”与解放军争夺中原,并首先集中兵力,妄图趁刘邓大军立足未稳,“清剿”大别山区解放军,以巩固其平汉路,确保长江动脉。11月27日开始,国民党调集14个整编师共33个旅的优势兵力,对大别山展开全面围攻,其中第46、58、88、7、25师负责围攻皖西根据地。

  11月,为加强大别山的斗争力量,中央军委又调晋冀鲁豫军区10纵队、12纵队南下,与刘邓大军主力会合,加上第一批4个纵队,共6个纵队19个旅兵力挺进了大别山。但先到的4个纵队,因7月南征以来长期行军打仗,消耗很大,一直没有得到休整和补充,战斗力有所减弱。

  面对严重的敌情,12月7日,刘伯承、邓小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打破国民党军事重点围攻的方案。决定将中原局和野战军总部机关分成2个指挥所。刘伯承司令员、张际春副政委率直属大队大部分兵力900人,作为野战军后方指挥所,同10、12、1纵队渡过淮河北上,转向外线作战;邓小平政委、李先念副司令员和李达参谋长率直属队计500人组成前方指挥所,率2、3、6纵队和军区地方武装留在大别山,坚持内线作战。

  李杜店遭袭

  1948年1月5日,担负战略进攻任务的3纵(陈锡联部)9旅由太湖弥陀东进,准备攻打太湖县城,并伺机向东发展。

  1月5日深夜,9旅在李杜店街口突遇国民党整编25师108旅、国民党太湖县自卫大队2中队堵击,9旅前卫25团当即与敌交火,由于地形不熟,战斗一开始,9旅仅占据东北面的天鹅池、大凸岭,而国民党25师108旅及县自卫大队2中队抢先占据了骆驼山和笔架尖等制高点,居高临下,枪炮齐下,控制了战场主动权,前卫25团想要通过,必须夺回这3个高地,该团尖兵第4连几次冲击,想占领骆驼山和笔架山高地,由于地势不利,对方炮火密集,毫无进展。

  9旅不得不派出25团各个部队,反复进攻,从半夜24时打到拂晓,十几次冲锋,一点进展也没有,伤亡倒不小,又给守军争取了增援时间。守军一面阻击9旅进攻,一面紧急向太湖县108旅呼救,该旅旅长杨廷宴连夜调集分散在太湖附近两个团兵力向太湖县集中,准备于1月6日凌晨出击增援。

  李杜店的战斗打响后,3纵9旅旅长童国贵命令26团也加入进攻,26团团长赵书亭率第3营抢占南侧小角洼大高地,副团长尹书信带1营、2营从北面廖家龙头迂回守军背后,两个团全部展开,切断守军退路,包围住敌人这个营,务求迅速解决战斗。

  9旅各路部队按计划发起一次次猛烈冲锋,把守军火力从四面八方压制住,环绕猛攻,守军形势开始变得不利,但是久经战场考验的黄百韬25师士气十分旺盛,不慌不忙,固守待援。大约上午10点左右,敌军108旅援军2个团,配属25师炮兵营相继赶到了战场,108旅旅长杨廷宴仔细观察了整个战场后,下令分三路向正进攻的9旅部队进行反包围。一路由长河东龙山宫向塔镇方向包抄;一路沿长河花凉亭向段家垄方向包抄;一路从羊坞山向李杜店西南笔架山包抄,与那里守军会合。9旅遭此突然打击,非常意外,腹背受敌,不得不前后两线转入防御,形势严峻。敌108旅等各路包抄部队到位合拢后,于上午11点发起全线猛攻。

  此时,敌援军兵力已超过9旅一倍,紧要关头,26团团长赵玉亭当机立断,组织兵力阻击敌援兵,2营4连扼守公路左侧,5连扼守公路右侧。但敌援军却绕过公路,乘26团阻援之机,一部分从后侧廖家墩小河而上抢占了笔架尖,一部分从大凸岭插到了9旅后面,以猛烈炮火向各侧制高点射击。由于26团3营在敌人炮火下擅自放弃笔架尖,赵玉亭见情况危险,亲率1营、2营争夺制高点笔架山,希望夺回控制权,但对方炮火猛烈,组织严密,多次进攻都没有奏效,战斗过程中一发炮弹落在赵玉亭团长身边,赵当场牺牲。经过激烈战斗,敌108旅的援军已经乘隙迅速插到26团后方,并以优势炮火向26团各阵地射击,26团腹背受敌,又丧失了团领导指挥,无法再坚持下去,率先撤出了战斗。

  此时,战局对9旅十分不利,一方面长河被敌军炮火封锁,白天过不去,欲退不能;另一方面敌军炮火、兵力、地形均占绝对优势,成连成排向9旅阵地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而9旅包括旅直属部队仅4000余人,既无工事依托,又是连续作战,消耗较大。敌108旅是日械部队,三八枪有枪身长的优势,士兵善于拼刺格斗,近战也占便宜。此外敌25师士兵使用的手榴弹比我方手榴弹威力大很多,投掷准确,给9旅造成很大杀伤,1营、2营阵地先后失守了。

  最后一搏

  最后坚守的只剩3营阵地了,而25团指挥部和9旅指挥部都在3营阵地上,3营阵地已是最后一道防线了,能否守住,关系25团的命运,而且关系到旅团首长的命运。

  为了保卫首长,守住阵地,25团团干部全都上了第一线督战,108旅部队集中了火力猛轰猛打,数十门82迫击炮,60门小炮一齐发射,炮弹像雨点一般砸向了3营阵地,几十挺轻重机枪密集开火,刮风一般扫向对方,3营阵地岌岌可危。

  25团副团长罗永年一直在第一线督战,早上被一发炮弹炸伤3处,警卫员炸成重伤,这时带伤在最前沿阵地指挥,不料又被一颗子弹击中肝脏,负了重伤,被抬下阵地(罗永年负重伤后,带4名战士,一名重伤员、一匹战马到岳西山区养伤,2月8日转到凉亭乡金龟村叶逢春家,当时大别山医疗条件困难,无法治疗肝脏枪伤,罗不愿拖累大家,在担架上开枪自杀),临下阵地前,他对25团副政委段超杰说:“我不行了,你们要守住阵地呀!”

  段超杰情急之下亲自带头端着机枪站在阵地上向冲上来的敌人猛烈扫射,不幸被打中要害,当场阵亡。旅炮兵连连长冯科,副连长赵玉龙在与对方炮兵互射中先后中弹身亡。看情况危急,旅长童国贵亲自到阵地喊话,鼓励部队反冲锋,拼死一搏。在这危急关头,9旅共产党员、军政干部和全体战士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在天鹅池、廖家龙头、段家垄等阵地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击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战至黄昏,9旅趁着夜色方才撤出阵地,旋即转移至太湖西北山区薛义河、陶家河一带休整。此次战斗,9旅伤亡官兵506人,失踪73人,敌伤亡1000余人。战斗之惨烈令3纵司令员陈锡联感叹不已,事后他回忆说:“这次战斗本来要消灭敌人,但没有打好,双方都打得很惨,我们考虑不能再打下去了,就转移了。后来敌人进行疯狂反扑,我们不能打消耗战,所以就改变作战方针,以旅为单位,在皖西山区穿插迂回,与敌人周旋,打小歼灭战。坚持到2月份,中央军委发出中原各军作战部署,指示刘邓大军主力撤出大别山,配合陈粟大军在中原进行更大规模的作战,中原局随即发出《开展大别山游击战争的指示》,指出解放军主力转出大别山后,皖西军区与人民武装应独立自主地坚持大别山战略阵地,广泛开展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强调坚持下来就是胜利。随后,我们3纵和6纵分别取道英(山)、罗(田)、黄(安)、新(县)等县,转移出大别山地区,挺进大别山的任务也就结束了。”

  李杜店遭遇战只是刘邓大军转战大别山的一个小小缩影,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战斗之激烈,处境之艰难,从中可见一斑。

分享
版权所有: 三亿体育官网-三亿体育app_三亿体育 联系电话:0556-5346574  皖ICP备13002621号-1
Copyright ? 2020 www.aqd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众和网络 访问次数
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1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