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三亿体育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旧专题专栏 > 网上展厅 > 珍贵档案征集 >
珍贵档案征集

公无渡河 公竟渡河

作者:操风琴     :2021-08-02     浏览:


  陈延年存世唯一手迹

  1981年7月1日,胡耀邦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说:“我们深切怀念我们党创建时期的重要领导李大钊、瞿秋白、蔡和森、向警予、邓中夏、苏兆征、彭湃、陈延年……等同志。”名字与中共创始人李大钊、瞿秋白等人并列的陈延年(1898——1927),是安徽省怀宁县(今安庆市区)人,陈独秀长子,出身于“家拥巨资,置地千余亩”的地主、官僚兼知识分子家庭,是中国共产党早期著名活动家、卓越领导人。

  一

  在家乡安庆,陈延年和弟弟陈乔年度过了人生中最安宁的一段少年时光。当时父亲陈独秀因反对帝制而逃亡日本等地,兄弟俩在慈爱的祖母谢氏和母亲高氏等亲人的照料下,一起求学,共同成长。延年和乔年手足情深,侄女陈长璞回忆,陈家住在长江边,虽然家中仆人众多,但两位少年自己从江边抬水回家,都争着把水桶挪到扁担上自己那一头,不让对方受累。

  1915年,17岁的陈延年考取上海法语学校,带着13岁的弟弟乔年共赴上海半工半读求学。陈长璞回忆:“妈妈听曾祖母讲,两位伯父离开家时,一人只背了个小布包,拎着个小书箱。延年伯父抱着年幼的三弟(我的父亲松年),两人头挨着头,乔年伯父也在旁边紧紧抱着他们,不愿撒手。这一抱,竟是永别!直到12年后牺牲,两位伯父再也没回过家。”

  陈延年带着弟弟在上海的码头扛货,晚上就睡在父亲朋友的书店地板上,“食则侉饼,饮则自来水”,“颜色憔怙,人多惜之”。祖母谢氏从家乡安庆来上海打理家里金铺的账目,看到两个孙子生活如此艰苦,心疼不已,但延年兄弟没有接受家中的资助。父亲陈独秀说:“少年人生,听他自创前途可也。”

  二

  两年后,兄弟俩考入上海震旦大学(复旦大学前身),1919年底,共赴法国勤工俭学,在小旅馆里共睡一张床铺。

  1922年,陈延年和陈乔年经胡志明介绍,加入法国共产党,后转为中共党员。陈延年与赵世炎、周恩来共同发起成立旅欧共产主义组织——中国少年共产党,陈延年担任宣传部部长,并兼任少共机关刊物《少年》的出版工作。1923年初,陈延年、陈乔年和赵世炎由巴黎转道德国,赴苏联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

  三

  1924年夏,陈延年回国,赴大革命的南方中心广州工作,先后任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驻广东特派员、两广区委秘书兼组织部部长,后又出任区委书记。旅法时期一起办杂志的周恩来,回国后成为陈延年的搭档和下属,任区委常委兼军事部部长。时任中山大学党总支书记的徐彬如于新中国成立后回忆:在广州,周恩来向陈延年汇报工作时,两人就坐在小板凳上促膝商谈。1924年10月,陈延年给团中央邓中夏致信,详述了广东团组织的状况及改组工作的进展。这封信,是陈延年留在人间的唯一手迹。

  1924年,陈延年、周恩来征得孙中山同意,组建了“大元帅府铁甲车队”,直属广东区委领导,这实际上成为共产党直接掌握的第一支革命武装。1925年11月,铁甲车队扩编为著名的“叶挺独立团”。

  陈延年在广东工作期间,是广东党员人数增长最快的几年。到1927年4月,广东党组织已拥有9000多名党员,占全国党员的38%,是党员人数最多、组织机构最健全的地方党组织。在广州,陈延年为党的机关刊物撰文,他写道:“我们的党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从地中生出来的,更不是从海外飞来的,而是从长期不断的革命斗争中,从困苦艰难的革命斗争中生长出来的,强大起来的。”时年仅26岁的陈延年政治成熟,意有所指,表达了对北边外部力量遥控指挥中国革命后果的担忧。

  1925年6月,陈延年和邓中夏、苏兆征等人领导了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六十多年后,年迈的邓颖超在中南海向秘书回忆:“恩来已经把我们结婚的房间布置好了。那天陈赓先带我去了广州文明路的中共广东区委会,人家说周恩来刚走;陈赓又带着我赶到省港罢工委员会,当时委员会的领导人正在开会,苏兆征、邓中夏、陈延年、周恩来都在那里。本来我想恩来一定会过来同我说几句话,没想到他和陈延年他们继续谈工作,谈完了也没打招呼,站起来就和陈延年一起走了。”

  四

  1927年春,陈延年接替罗亦农,任中共江浙省委书记。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际,陈延年逆行而上,转赴白色恐怖极为严重的上海。

  1927年4月,中共第五次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选出29名中央委员,29人中,三人是一家——陈独秀和长子陈延年、次子陈乔年,这在中共历史上绝无仅有。在工作中,父子三人均以“同志”相称。中共早期党员郑超麟在回忆录中写道:1924年9月,陈延年来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郑陪他去见总书记陈独秀。他原以为,阔别五年多的父子相见,场景定会很激动,但父子相见,如同才别三日——陈独秀在石库门房子的天井里等候,见到儿子出现,表情安之若素;而延年也一样,随手拖来张椅子坐下,就开始向总书记父亲汇报工作。

  郑超麟回忆:“(陈延年和陈乔年)两兄弟是清教徒。吃得坏,穿得坏,绝口不谈女人。”在“革命加爱情”盛行的大革命时代,陈延年一直没有谈恋爱。他说:“我是决心做一个旧世界的打碎者了,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他认为:要拯救灾难深重的祖国,就不能像父亲那样,既要家又要国。他为自己规定了生活“六不”原则:不闲游、不看戏、不照相、不下馆子、不讲衣着、不作私交。但他爱同志、爱同胞。同志的爱人要分娩,钱不够,陈延年告诉财务:从自己的工资里拨一点钱给同事。

  1927年6月,陈延年任中共江苏省委首任书记。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的上海,陈延年和赵世炎逆流而上,向死而行,努力营救同志、重建党组织。在政治局会议上,他坚决反对总书记父亲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妥协与投降思想,与周恩来、赵世炎等人联名发出《迅速出师讨伐蒋介石》的电文。6月26日,陈延年在位于上海虹口区恒丰里90号的江苏省委被捕,7月4日,即押赴上海龙华刑场,被乱刀砍死,年仅29岁。1927年底,陈乔年继承兄长之志,担任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部长。1928年2月,乔年在上海召集会议时被捕,也在上海龙华牺牲。短短一年,父子加同志三人,天人永隔。

  五

  现在的上海龙华烈士陵园中,陈延年和陈乔年的墓地,紧挨在一起。但两个墓地,只是衣冠冢。

  陈延年和陈乔年遇难后,祖母谢氏派孙女玉莹来上海打听消息,得知两个兄弟的遗体都被装入麻袋后抛入黄浦江,玉莹精神崩溃,上吐血下崩血,数天后死去。母亲高氏接连失去三个子女后,也郁郁离世。

  陈延年是中共早期的卓越领导人,“不可多得的政治家(董必武语)”。毛泽东也评价说:“延年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在许多方面,我都能看出他不同寻常的一面。”蒋介石评陈延年:“成熟之后,国民党无人能比。”——国共合作时期,蒋介石初次见到陈延年,就认为他的才能今后远在其父陈独秀之上。周恩来回忆陈延年:“广东的党团结得很好,党内生活也搞得好,延年在这方面的贡献是很大的。”新中国成立后,周亲自请赵世炎的夫人夏之栩撰文纪念陈延年。

  1953年,毛泽东巡视长江沿岸,军舰停靠安庆时,毛泽东主动提起陈独秀,说:“安庆是陈独秀的家乡,听说他还有个儿子在安庆。”嘱咐当地政府解决陈家后代政治上、生活上的困难。从这时起,也就是牺牲26年后,陈延年终于被确认为革命烈士。

  17岁的富家少年,手拎书箱,肩背布包,负笈离开长江畔的家乡,一去未回头;38年后,尸骨无存、没有儿女的赤子,化身一纸烈士证书,回到故乡大地。又过了近70年,更多的人,通过一部电视剧,才知道在苦难深重的旧中国,他最早醒来,最先赴死。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岂奈公何!



分享
版权所有: 三亿体育官网-三亿体育app_三亿体育 联系电话:0556-5346574  皖ICP备13002621号-1
Copyright ? 2020 www.aqd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众和网络 访问次数
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170号